服務熱線8:30-21:00 0551-65652288
辦公正能量:2019新的一年新的征程,歡迎來到合肥羽墨辦公商城,一站式采購平臺,合肥市場辦公用品解決方案首選供應商——www.ffbymu.tw
當前位置:首頁>資訊>正文

一個姑娘的九種人格

?

微信截圖_20160429122701.png

曾經看過一篇文章,說美國有一位46歲的女子,得了罕見的精神疾病“多重人格分裂癥”,同時擁有17種不同人格。就是說,好像有17個完全不同的人,不斷在她身上換來換去。

作為醫生,在行醫生涯中能遇到稀奇古怪的病例,非常難得。幸運的是,這樣的事情我也經歷過一次。只是還不到17種人格那么多,只有9種。


1

2010年初夏的一天,我出門診。中午,在診室門口,我注意到一個很漂亮的小姑娘在候診,很平靜,看起來也很溫柔。當時不知怎么就記住她了。

但整個下午,她都沒來看病。直到最后一個病人走了,她才走進來,立刻把門一鎖,把窗一關,拉上窗簾,“撲通”跪在地上,一把抱緊我一條腿,叫“爸爸”。

我一下沒反應過來。我自己的孩子都沒有這樣黏人過,而她已是個大人了,還像個三四歲小孩,奶聲奶氣地叫我。

如果這個畫面放在電視劇里,看著還挺溫馨,可我當時覺得瘆得慌。我遇到過那么多稀奇古怪的病例,有拿刀要砍人的,有歇斯底里要砸我辦公室的,還有一雙空洞眼睛瞪著你就是不說話的……但哪一種都比不上當時這種不舒服的感覺。

我趕緊掙脫,沒用,就邁開另一條腿去開門。她起身擋著門,就是不讓開,死活不讓開。等我好不容易把門打開,才發現白大褂都被她撕破了。于是趕緊喊她家人、喊保安來。

我一叫人,她立刻就平靜了。說話特別正常,完全看不出剛才的樣子。

我這才了解到,她22歲,剛從抑郁癥病區出院,來門診復查。此前她的癥狀是情緒低落、悲觀、有自殺企圖。住院兩個月,暴躁,有攻擊性,一直想自殺。診斷為雙向情感障礙,中度抑郁發作,用思瑞康加碳酸鋰治療。到情緒穩定,自殺念頭消失,就出院了。

我問她答,思維很清晰。但聊著聊著,她一土生土長的北京人,突然冒出“干哈呀”這樣的東北話,還能一連說好多句。

我心想估計是趙本山小品看多了,沒當回事。誰知道她很快又切換成唐山話;一會兒又是陜西話、內蒙話、四川話,最后連廣東話都噗噗冒出來了。

我問,你為什么要用不同口音啊?

她說,我沒有啊,我一直就這個口音啊。

我說,那你用的是什么地方的口音,你知道嗎?

她一愣,沉吟著說,我用的什么地方口音……就是北京話啊。

我談不上是方言專家,但我接診的病人,全國各地哪兒都有。一個病人只要多少帶點口音,我都能大概聽出是哪的。我后來統計了一下,她一共說過9種方言。


2

之后每周六她都會來。就一個人過來,也不讓家人陪。一不問我病情,二不要我調藥。一進來就跟四五歲小孩似的,往我身上爬,摟我脖子,或者抱腿、往腰上挎。

我開始都是條件反射地往后躲。她看我想擺脫她,有時會瞬間暴怒,發瘋似地撕扯我的衣服,像個潑婦;等別的醫生過來幫忙把她摁住,又嚇得像小綿羊似的,躲在角落里哆嗦。

有的時候,她會去病房找我,突然過來抱住我。還好不會讓人誤會,病房里的人一看都明白,就是小孩找爸爸的那種,特別幼稚。后來我只好對她說,你要老這樣,我就沒法再給你看病了。

她有很多行為障礙,抽煙、酗酒、禁食等等。以前的那個醫生一直用思瑞康和碳酸鋰。因為她老有攻擊性,后來我給她加了德巴金。這三種藥物連續使用了兩三年,她的整個情緒就趨于穩定了。

但并沒能根治。治療過程老是被她的“幼兒狀態”打斷,短短一兩個小時內,她可能變換好幾種情緒,焦慮、激烈、抑郁、狂躁等等。有時候,她會一個人坐在安定醫院的樓道里抽煙,一坐就是半夜。

我單獨和她媽媽聊過一次。她媽媽說,孩子在家情緒特別不穩定,對她爸尤其兇,老是跟她爸吵架。

她爸是個才子。家貧,但成績好,是村子里少有的大學生,琴棋書畫都頗能拿出手。但后來人生并不如意,比較清高,在單位受排擠,所以望女成鳳的心思特別強烈,對她從小就特別嚴厲。

她爸送她去學畫畫,她悟性差一些,達不到要求,就被挖苦、責罵,說什么“狗刨的都比你畫的強”;“趁早算了,別給我丟人了”。經常打她,踢、擰、扇耳光、拽頭發,還不許哭。有一次喝多了酒回家,發現她作業沒寫完就睡了,就把她從被窩里拽出來,像踢小狗一樣,把她打得鼻青臉腫。第二天,她跪著求父母別讓她去上學,沒用,還得一臉紅紫地去上學。

從青春期開始,大概十五六歲的時候,她就抑郁了。情緒容易低落;有時候又特別狂躁,控制不住地吃很多東西,能把一冰箱的東西都吃了,吃完了再吐。

等高中畢業,進入大專,這種虐待式的家教終于暫停了。也就是在這個時候,她的狂躁、攻擊、自殺等癥狀突然爆發了。

后來她跟我談起和父親的關系,言語很平淡。描述她小時候受到的創傷,就好像說著別人的故事。


3

她住院時,醫院給她的診斷是雙相情感障礙。這只是一個方面,她更嚴重的問題是人格轉換。

人格轉換屬于異病類。一般來說,人格轉換往往是在成長過程中受到創傷,又沒有及時修復引發起。我猜測,她以前的醫生可能忽略了人格轉換病癥,所以沒能徹底解決她的問題。

為什么她能說9種方言?她自己解釋說,是住院的時候,病區里什么地方的人都有,她就學會了。但實際上,如果她不犯病,是根本學不會、也說不出這些方言的。可一旦犯病,就能說一口地道的東北話。

這就是大腦的潛能,能無意識地吸收很多信息,儲存起來。平時我們無法調用這些信息,但在某些時刻,會突然爆發出來。

比如我們念了一段唐詩,并沒有背下來,但是漢字之間的排列組合,已經在大腦里存儲下來了,在某個時刻,就能觸景生情突然回憶起來。

人的性格也能突然“爆發”、“轉向”。我一個同學他姐,18歲之前特別內向,特別蔫,三腳都踹不出一個屁來,家人都煩死她了。后來就抑郁了。有天她自殺,往河里走。當時是冬天,枯水期,她沒淹死,凍得夠嗆,從此一下子就躁狂了。完全變了個人,特別外向,在市里開了20多家連鎖藥店,掙了大錢。

這種人格轉化,是一種意識障礙,實際上是自我識別、自我和周圍之間的界限出了問題。那她到底是人格轉換引起抑郁,還是抑郁導致人格轉換?很難講。也許是共病,是同時存在的。從發病機制上講,不是一個頻道。

人格轉換更多是心理障礙,雙向情感障礙則更多是生理性的。所以對于這種有心理障礙的病人,單純藥物治療效果很差。必須結合她的過往經歷、心理背景、文化背景,有的放矢地去治療。

就這樣,我給她治了大概一年。后來她再沒找過我。

聽她母親說,她父親現在對她非常好。父女關系修復后,她的情緒慢慢穩定了。


(編輯:合肥胡嘟嘟)
山西快乐10分开奖号码